王义桅:西方真的关心“债务陷阱”吗_郭鑫和阿布

2018-11-30 09:00 来源:江采萍

怪兽之谜大真探全集王义桅:西方真的关心“债务陷阱”吗_花卉园租房

河北农业大学海洋学院

新版笑傲江湖2017

沈阳中考吧

  在刚刚结束的亚太经合组织(APEC)工商领导人峰会上,美国副总统彭斯再次指责中国对太平洋岛国的援助造成受援国债务负担。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会上提出要求APEC域内接受基础设施投资的国家应确保透明度和财务健全性的指针,以呼应美国。

  但问题是,他们真的关心这些国家的债务问题吗?美日以及其他一些西方国家炒作所谓债务陷阱,不外乎是着眼于利益之争、影响力之争和体系之争。

  一是利益受损,生怕这些国家跟着中国走。目前中国在外参与的大型基建项目多是由国企承揽,西方企业竞争不过、分不到羹,于是推动政府指责中国国企不公平竞争,认定中国国企不计代价投入、制造债务危机,基建项目所在国只好把土地经营权交给中国,它们的命运也受到中国控制。这种自以为是的思维方式,有意无意忽略了中国不光是搞基础设施建设,还在沿着基础设施搞产业链布局,整体和长远地看无疑会给当地发展带来巨大好处。通俗地说,中国是养鸡生蛋,而非杀鸡取卵。比如蒙内铁路通车一年,已为肯尼亚经济增长贡献超过%,何来债务危机?  二是影响力受挫,心理上见不得别人好。一带一路正从大写意落实到工笔画,标志性项目纷纷落地,相关国家与中国的关系随之迅速升温。于是美国等西方国家忙不迭地指责中国输出发展模式。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等一系列具有重大影响的会议成功举办,让美西方坐立不安,于是它们混淆概念,把投资、贷款和援助都叫做债务,误导舆论。  三是西方主导的政治治理结构遭挑战。长期以来,发展中国家搞基建,只能从世界银行、亚洲开发银行等发达国家控制的金融机构借贷,欠下债务则由巴黎俱乐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处理。亚开行是日本人做行长,世行是美国人做行长,在IMF中美国拥有否决权,巴黎俱乐部是一个成立于1956年的国际性非正式组织,现由全球最富裕的22个国家组成,专门为负债国和债权国提供债务安排,例如债务重组、债务宽免甚至债务撤销等等。如果经过多番努力仍未能够改善债务问题,负债国通常是由IMF转借或巴黎俱乐部出资协助。现在,发展中国家有了更多选择,它们可以从中国倡议设立的亚投行以及中国进出口银行、国开行等贷款,这就部分消解了西方的治理权力,改变了西方绝对主导的治理架构,减少了它们干涉发展中国家内政的可能。  上世纪80年代开始,以里根撒切尔主义为标志、以华盛顿共识为旗帜,美英发起了新自由主义全球化,鼓吹金融自由化、政治民主化,导致世界范围内热钱泛滥成灾,流到哪儿哪儿的经济就呈现一片泡沫化繁荣,但一撤走当地经济就一片萧条,美国和其他一些西方国家利用这种手段干涉别国内政,甚至颠覆一些国家政权。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它们最终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对其他国家也不能再为所欲为了。  美国等西方国家的精英们显然是急了。但一带一路干得怎么样,当地人民最有发言权。没有哪个发展中国家是因为与中国合作而陷入债务困难的。相反,与中国合作帮助相关国家提高了自主发展能力和水平,改善了当地民众的生活。美国如果真的关心这些国家的国计民生,就应多干点正事儿,真正聚焦相关国家的经济和民生工程,加入到中国的努力中来。(作者是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

(责任编辑:佚名 )